申慱亚洲官方网站 > 企业文化 > 正文

春来野菜香

2021-03-17

   春天,无疑是蔬菜品种最多的日子。置身熙熙攘攘的菜市场,我迷茫了蔬菜的季节。只有野菜,朝气蓬勃地,在该来的时候来了,和一个姹紫嫣红的春天一起降临。
   春天的野菜,各有各的香味。荠菜可以包饺子,包春卷,特别美味,这是属于春天的纯真味道。香椿有一段日子天天有,嫩红的尖芽被橡皮筋扎成一小捆一小捆堆放在菜市场。香椿炒鸡蛋,是几乎每一个家庭都要在春天里享用的一道时令菜,有一种跟春天握手的仪式感。我记得很多年前吃的香椿蒸豆豉,极香。这种长在高高的树枝上的植物,一出现便更新了我对香味的认知。昏黄灯光下氤氲的热气温暖而飘香,记忆至今声色香俱全。母亲和外婆在那个春天里的样子,如倒映在水波荡漾的水面,模糊且无法触摸。还有水芹菜,白嫩肥硕,清炒或者炒干子,香气扑鼻,我还是36岁那年才第一次吃,从此深爱。我以为水芹菜以保安的为极品,植株尤其高而肥,口感香嫩。有一年清明节从那里的菜市场买了很多带回家,连着吃了好几天都没有厌倦。
   春节往往用冬笋炒腊肉或者炒腌菜,是竹林蓊郁地区的春节特色菜。我现在生活的地方虽不见什么竹林,但是在菜市场还是可以见到冬笋,可价格不菲。买时摊主会给顾客剥好。我一般买回家自己一层一层地剥开。每当这时,我就会想起毛主席写过“山中竹笋,嘴尖皮厚腹中空”,就会无由地想笑,仿佛看见一个尖嘴猴腮的小丑。竹笋不止皮厚,还多,一层又一层地紧密包裹,仿佛怕冷。笋衣靠近笋根的部分厚而嫩,可留下食用,不至暴殄天物。为了能在其他季节吃到竹笋,把它晒干储存是广泛采用的办法。
   我后来从卖菜小贩那里得到另外一种方法:把冬笋焯水后放置冰箱冷冻储存,口感变化不大,只是没有新鲜入食时脆,竹笋的清香还基本留存。得了此法,每年春天我会在冰箱里冻存一些。在夏天,在秋天,还能吃到鲜嫩的竹笋,于我是一种超然的享受,也是冬笋穿越季节的精彩。
   春节回农村,看到野韭菜,情难自禁蹲下身子掐了一大把,肥肥嫩嫩的。想起童年的情景。野韭菜出来时,把野韭菜掐断放在破瓦片上,拿枯树枝当筷子,玩过家家。放学后三五个伙伴一起采过野韭菜,在家里让母亲炒熟,几个小孩子分吃,一个人吃不上几筷子,意犹未尽。如今父亲见我采回家的野韭菜,说地里的菜都多得令人着急。父亲难以想象我的心思。把儿时乡野的野韭菜带走,仿佛带上了我的童年,是一种很特别很特别的感觉。我跟孩子讲野韭菜的春天和我吃野韭菜的童年。春天,除了香的花,还有各种香的菜,就连炊烟也是香的。
   村野里随意生长着太多的野菜,是大自然对春天最好的馈赠。万物都在生长。除了人吃的,还有猪吃的肥猪草。下午放学后,拿了篮子去打猪草。猪草也是鲜嫩的,用手指轻轻一掐就断。不多久就能采一篮提回家。如果时间还早,再出门采一篮。那种猪草倒进猪槽里,猪吃得高兴地直哼哼。我也高兴,猪吃得高兴吃得多可以多长肉。猪们也迎来了它们的好时光。我小时候特别关心猪的长势,想它到过年时是又肥又大的,可以多卖一点钱,还能吃上猪肉。那种猪肉特别香,现如今被称为“土猪肉”,售价要高一些,但是买的人多。可能是它也经过了野菜的季节和自然生长,有着野性的口感。
   现在的孩子,还有多少人知道桌上的蔬菜和属于它们的季节?又有多少孩子会在春天里去采野菜?“穉女春间绕舍嬉,手挑野菜满篮归”是我的童年。现在的孩子更喜欢在春天的风里飘起他们的风筝,奔跑且欢笑。
   我知道奶奶曾经在春天里吃过观音土,知道从下江被放木排的太公带回家且会唱歌的小脚太奶奶,因为尝了一口野菜肉汤的咸淡挨打……如今的我,喜欢在我的春天里,炒一盘野菜,细细地品尝,它的香味,它的苦后回甘的甜味……           (肖爱梅)

 

相关报道

@ 1988-2022 申慱亚洲官方网站网 版权所有 丨 法律声明

技术支持:荆楚网信息技术服务中心 鄂ICP证:0101289 丨 京公网安备:42020402000015